互联网危机公关,舆情处理,网络危机营销策划服务

客服QQ:564686966

24h客户经理:13342992669
首页 > 服务项目 > 公关案例>体育管理部门危机公关处理不当,孙杨涉药事件危机公关很失败

体育管理部门危机公关处理不当,孙杨涉药事件危机公关很失败

更新时间:2019-01-16 11:35:57 作者:网络新闻 浏览:

  孙杨误服兴奋剂遭禁赛被隐瞒了半年公布,舆论大哗。原本一桩并不大的事情,却因管理部门危机公关处置不当,造成了负面影响较大的公共事件。新华社记者许基仁兴奋剂其实很复杂首先要说,反兴奋剂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兴奋剂的说法本身就不严谨,因为在违禁药物里还有一大类叫镇静剂。

  再比如大家经常说“服用兴奋剂”,其实正确的说法应该是“使用兴奋剂”,因为沾上兴奋剂已不仅仅是“服用”了,比如静脉注射、血液回输等。因此,不能笼统地说运动员“吃药”,而要说是否“使用违禁药物”。要作此判断的依据就是所使用药物是否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的禁药清单里,尿样检测是否呈阳性。不在清单里的药,就能用,哪怕它实际上“能提高运动成绩同时又对运动员健康造成损害”。猫捉老鼠游戏全球反兴奋剂领域,听到最多的是这两句话:一句是“猫捉老鼠游戏”,另一句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有一批专家在查禁药,另一批专家在研制禁药。而且往往制药的比查药的水平还高,造成了反兴奋剂斗争的滞后性。国际奥委会(包括后来的WADA)每年都认证几十个兴奋剂实验室,中国兴奋剂检测中心从1990年以来每次认证都获得通过,在世界上也大概绝无仅有,这是中国体育的亮点。

  但同时世界上也有巴尔科实验室等一批科研机构在偷偷研制并指导使用高端兴奋剂。比如EPO。在上个世纪末,有不少选手使用EPO,那次制药的明显走在了查药的前面,竟然靠传统的尿检手段查不出来。国际奥委会很着急,澳大利亚人也很卖力,终于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前宣布采用血检手段能查出EPO。这项科技进步也波及到了中国体育界。中国兴奋剂检测机构也很快掌握了血检技术,并在中国奥运代表团成立前查出了一批涉嫌使用EPO的运动员,包括几位名头不小的田径选手。

  反兴奋剂的诸多难题反兴奋剂领域最近二三十年始终面临着法律、资金、技术和伦理四大难题。比如,早些年国际田联一度考虑对首次使用违禁药物者禁赛四年,但遭到了欧美国家的反对。反对的理由是“损害了运动员的工作权利”,他们认为禁赛四年实际上是剥夺年轻人长达四年的工作权利,是不可接受的,也容易引起法律纠纷。资金难题好理解,毕竟药检成本也不低。至于技术难题,除上面提到的查药赶不上制药外,还有一类违禁成分是人体本身自有的,给药检带来很大的困扰。比如睾酮,这类激素人体本身就会生成,一度有不少运动员就使用此种违禁药物。WADA把此类禁药分为外源性和内源性,通过技术手段判定这种成分是人体自带还是摄入药物引起。问题于是来了,有的选手睾酮值检测偏高,他们就自称是人体自带的,你怎么判断是内源性还是外源性?至于伦理方面,比如血检,就会跟一些国家的宗教习俗和人权条例有冲突。

  说起人权,就有好多运动员如此抱怨——大清早就有人敲我家的门,要查兴奋剂(注:飞行检查),我还有没有人权了?药检人员也有苦衷——现在用药手段这么高超,我不这么查,哪能查出问题!一次失败的危机公关孙扬事件,暴露出国内体育界兴奋剂管理上的漏洞。WADA把万爽力中含有的曲美他嗪从今年1月1日起列为违禁成分,但总局科教司下发的药物使用指南中到3月仍标明为可用药品,这显然对运动队造成了误导。据比较靠谱的消息说,反兴奋剂中心曾给各运动队下发过一个关于从今年元旦起禁用曲美他嗪的文件,但孙扬团队为何没有看到?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显然,在此事上总局科教司和游泳中心以及浙江游泳队都或多或少负有责任。因此,本着对运动员负责的态度,希望今后方方面面少点推诿,多点反思,不要再出这样的漏洞。

站点地图67
上:刘强东致歉老婆,这是京东最好的危机公关 下:关注海底捞,请别再用危机公关的反转“舆论”来自欺欺人!

公共关系

深圳红人网络服务有限公司

公关中心:深圳 南山区 丽山路6-28号

公司总部:深圳 大学城 民企科技园2-508号

大客户经理:(+86)-13342992669

营销热线:400-050-4004

QQ:564686966 邮箱:564686966@qq.com

友情链接: 企业危机公关 企业网络公关 网络危机公关 网络公关处理 品牌危机公关 企业公关处理 危机公关处理 网络公关公司 企业品牌维护 百度负面处理 全网负面处理 危机公关公司 企业品牌营销 网络舆情处理 网络危机处理 品牌维护公司 百度舆情处理 企业负面处理 企业舆情处理 全网危机公关 互联网危机公关 网络舆情公关
  • =

微信在线咨询